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湖南嘉禾强制拆迁事件追踪:强制拆迁仍在进行 -免费猫

发布时间:2020-02-17 12:26:29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湖南嘉禾强制拆迁事件追踪:强制拆迁仍在进行

李湘柱父母都以“妨害公务”罪被警方逮捕 县领导声称终止“四包两停”却未终止 三人因“妨害公务”被拘二十多天后转捕 老党员反映拆迁问题却被列为“不稳定因素” 日前媒体曝光了湖南省嘉禾县当地政府为进行珠泉商贸城开发拆迁出台所谓“四包两停”政策一事,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当时国内多家媒体记者前往嘉禾追访此事,嘉禾县有关领导随即表示,从5月11日起废止执行这一引起极大争议的政策。 然而记者昨天来到湖南嘉禾却发现,“四包两停”并未真正停止,“强制拆迁”依然在进行。而包括最早接受媒体采访的拆迁户在内的三人于二十多天前被当地警方拘留后又转捕,罪名是涉嫌“妨害公务”。 “四包两停”政策引争议160名公职人员受“株连” 所谓“四包两停”,其实就是该县公职人员必须保证他们的亲属在规定期限内完成拆迁补偿评估工作、签订补偿协议、腾房并交付各种证件,并保证他们的亲属对拆迁及补偿不满意时,不集体上访和联名告状;不能完成这一任务的将被暂停工作、停发工资,甚至是被开除或下放到边远地区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去年嘉禾县珠泉商贸城开发工程第一批拆迁工作涉及当地居民300多户,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对拆迁尤其是开发商提供的拆迁补偿款不满意,而全县的公职人员中粗略统计就有160多属于这些拆迁户的家属。在一份由嘉禾县有关部门于去年8月7日印发的《“四包”责任人名单》上,则详细记载了这160多名公职人员的工作单位及与拆迁户的具体关系,并指定他们是“四包”工作的“责任人”。 由于拆迁地区是嘉禾最繁华的地段,拆迁户们在拆迁补偿问题上与当地有关部门产生了较大分歧。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拆迁的这段时间里,这160多名公职人员几乎全部受到牵连,其中部分公职人员因为其家属对拆迁提出质疑,或拒绝在拆迁同意书上签字而被调离原工作岗位。 为了推动强制拆迁工作,嘉禾县有关部门甚至在县城显要位置打出了“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就影响他一辈子”这样的大红条幅。今年5月,媒体曝光了嘉禾拆迁事件,这一口气强硬的条幅也被形容为“霸道口号”和“四包两停”一起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强制拆迁仍在继续“四包两停”根本未停 事件被曝光后,包括中央电视台等国内多家新闻单位的记者赶往嘉禾进行采访,带有“株连”性质的“四包两停”政策也受到多方批评。嘉禾县政府有关负责人随即对媒体记者表示,从5月11日起废止执行“四包两停”政策。 那么“四包两停”真的停止了吗?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嘉禾县一拆迁户李宗林家采访。他告诉记者:“17日中午,我那在嘉禾某乡当副乡长的外甥还在几位县领导‘陪同’下到家里来做我的工作,想让我同意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我外甥私下里跟我说过很多次,他也不想来,但是领导让他来他也没办法。” 在解释为什么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的原因时,64岁的李宗林表示:“按照县里的补偿标准,这套刚建好3年的房子每平方米补偿款只有300元左右,连修房子的钱都不够。”李宗林一家住的这套房子是一栋三层小楼,500多平方米,2001年才建好入住,当时盖房子花了近30万元,李家还借了3万元外债,到现在也没有还清。 一位在场的拆迁户告诉记者,他当时问一同前来的县某领导:“不是说从11日开始不再搞‘四包两停’了吗?”对方的答复是:“这是那些记者的想法,不是我们的想法。” 记者随后又采访了几位因此事而工作受影响甚至被开除公职的拆迁户家属,得知尽管县有关领导对媒体记者宣称“废止‘四包两停’政策”,但是他们的职务并没有得到恢复。 此外嘉禾的“强制拆迁”工作仍在继续。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两天,嘉禾县有关部门领导又召集部分拆迁户开会协商此事,会上有关领导再次强调要继续执行相关政策推进拆迁工作。记者在李宗林等多家拆迁户中采访时,看到了近日贴在墙上的《强制拆迁公告》,要求他们“在5月18日前自行把家里腾空搬迁”,否则“将予以强制执行拆迁”。出人意料的是,这些公告上盖的公章并不是当地法院,而是“嘉禾县房产管理局”。 因“妨害公务”被拘二十多天后转捕包括一对夫妇及一名70岁老党员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嘉禾县警方在5月14日逮捕了三名拆迁户,罪名是涉嫌“妨害公务”。但是记者来到嘉禾采访后发现,这三位拆迁户早在4月下旬就被拘留,于5月15日被当地警方实行了“逮捕”,失去自由已经超过了二十天时间。 曾经是嘉禾某乡政府干部的李湘柱在这次拆迁事件中因没完成“四包”任务而被开除了公职。今年4月中旬,有媒体记者获得消息前来采访时,李湘柱和父亲李会明是最早接受采访的拆迁户,但当时报道并未马上见报;4月22日,李家于2002年新建的5层楼房被县有关部门派出200多人予以强制拆除;当时李湘柱被人铐住,无奈之下李会明夫妇俩站到楼顶,但是后来房子仍被强拆,家里的东西也被扔了出来;4月28日,李会明夫妇接到派出所通知,让他们去“核对强拆中损坏的东西”,两人去了就被宣布予以“拘留”;媒体于5月初开始关注此事后,当地警方又于15日对李会明夫妇下达了《逮捕通知书》,理由是“妨害公务”。 除了李会明夫妇外,陆水德是另外一位被逮捕的拆迁户,他被捕的理由同样是“妨害公务”。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得知,陆水德今年已经70岁了,是一位有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老人被捕后家人曾多次向有关部门询问抓人的原因,得到的回答是“在强拆李会明家时,陆水德拿石头打了人”。“我们又问究竟谁被打了,伤成什么样,有关部门一概不予回答。” 陆水德的二儿子告诉记者,陆水德老人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都是拆迁户;由于县里以非常强硬的手段推行强制拆迁,老人曾多次到国家和省有关部门上访求助,因此县有关部门对他颇为不满。记者在一份被当地人称为“黑名单”的《2004年嘉禾县信访不稳定因素排查表》中看到,陆老汉排在该表第三位,他反映的是“商贸城建设中县委、县政府强制拆迁问题”。

丛林里的故事

斗牛梗养殖方法

勾股定理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