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企业跨境并购数量及规模增速明显放缓

发布时间:2020-03-26 15:09:47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环境面临三大变化

2017年,我国持续规范引导企业跨境并购行为,同时境外市场对我国企业跨境并购的审核趋严,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外部环境较2016年明显收紧。

1.出台政策组合拳,规范引导跨境并购

2016年以来,我国人民币汇率经历了宽幅波动,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数量及规模都创下历史新高,资本持续外流在很大程度上给国内汇率及货币政策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在此背景下,2017年我国各部委联合发布政策组合拳,引导企业合理境外投资,控制非理性跨境并购,有序引导资金双向流动。自2017年年初以来,国资委先后发布了《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和《国有企业境外投资财务管理办法》,引导大型国企央企有序进行境外投资,规范企业跨境并购行为,规避境外投资风险。与此同时,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以及外交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对违规跨境资金流动进行全面清理。2017年底,发改委发布《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明确敏感类项目以及报备、审核项目的标准,其中将与我国未建交、发生战乱或者我国缔结的双多边条约或协议规定需要限制的敏感国家和地区开展的境外投资,以及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在境外设立无具体实业项目的股权投资基金或投资平台列为敏感类项目,严格限制其投资;对于非敏感类项目且跨境投资规模3亿美元以下的项目实行备案制,其他项目均需中央或地方国资委审核。从政策组合拳的导向来看,一方面推进国内有能力和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有效的境外并购交易,参与“一带一路”及国际产能建设;另一方面有序引导资金双向流动,严厉打击违规跨境资金流出和非理性跨境并购,注重改革与防风险并举。

2.汇率宽幅波动下,规范跨境资金流出

在外汇资金监管导向上,在稳步推进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提下,稳妥有序引导企业“走出去”。一是鼓励企业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方针。二是坚持对外投资“企业主体、市场原则、国际惯例、政府引导”的原则。三是推进对外投资管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方向。

为了有稳定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引导资金有序流动,2017年以来人民银行、外管局持续规范跨境资金流动。其中,2017年初外管局对个人购汇提出申报要求,在个人每年5万美元购汇额度不变的前提下,对个人购汇要进行提前申报。除此之外,2017年外管局还释放出一系列政策信号,将严厉打击违法违规外汇行为,维护我国国际收支平衡,在《关于外汇违规案例的通报》中,对虚构转口贸易、分拆购汇、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非法出售外汇以及蚂蚁搬家等形式都做出了相应的处罚通报。在有效规范资金跨境流动的背景下,企业跨境并购面临的资金环境呈现显著变化,非理性、追概念及追热点式的跨境并购交易明显减少。

3.欧美市场对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审核趋严

2017年以来,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及欧盟对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的审核明显趋严,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反垄断审查规则发生了变化。例如,欧盟对中国国有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时对并购企业主体经营业绩的计算,引致国企在欧盟申请并购评估时,审批流程更加长、审查级别提高,其通过欧委会反垄断审查的概率降低。二是加强了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安全审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企业提出的并购案进行手续繁复且耗时的审查程序。三是跨境审核周期延长。2017年9月13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盟境外直接投资审查框架条例的立法建议(简称“条例草案”),该条例草案授予了欧盟委员会和所有欧盟成员国调查外资并购交易的权力,从而增加了政府监管的流程,延长了政府监管周期。

值得注意的是,境外主体审核趋严影响最大的行业主要是油气能源、重工业、芯片半导体、通信、军事设施等领域。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上述行业的重大跨境并购都将进行旷日持久的审核。2017年7月12日,德国联邦政府通过政令,扩大某些情况下使用否决权的权限,加强对外资收购具有“战略意义”公司的管制。此举旨在阻止外资尤其收购德国企业。受到审查保护的领域涵盖服务业或德国战略领域部门,如能源网、电信网、核电站、供水、医院或机场等。

“一带一路”倡议给跨境并购带来新机遇

1.“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并购新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的持续增长以及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创造了跨境并购投资的需求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涵盖了南亚、东南亚、西亚、北非和中东欧等地区。按照世界银行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为标准的划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绝大多数为中等收入国家,仅有 18 个国家跻身发达国家行列。

我国经济供给侧改革及优势产业发展可以较好的将有效产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创造中国企业进行跨境并购投资的供给机遇。近些年来,我国新兴优势产能的迅猛发展,使得中国企业在众多领域的国际竞争力不断增强,国内资本和技术日益受到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欢迎。2015年国务院基于现阶段的产能优势和国内外发展环境,将冶金(包括钢铁和有色)、建材、化工、铁路(装备)、电力、新能源、纺织服装、通信设备、家电和消费电子、汽车、工程机械、船舶和海洋工程等行业作为我国开展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重点行业。在国家大力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下,这些代表我国优势产能,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生产制造能力、生产配套能力和较大国际市场潜力的行业正在长足发展,借助创新合作方式能够有效提高发展质量,实现产业和资本输出的转型发展。

“一带一路”开启新一轮开放,政策积极支持鼓励对沿线国家的跨境并购投资。近年来,我国以“一带一路”倡议为统领,秉持共商、共建和共享的原则,坚持企业主体、绿色永续、开放平衡和互利共赢的原则,同沿线国家一道推动产能合作,并取得丰硕成果。作为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途径和重大举措,国际产能合作旨在发挥中方在装备、技术、资金等方面的综合优势和其他方面的比较优势,对接中国和沿线国家供给能力和发展需求,共同发展实体经济、建设基础设施,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共同发展。在双边层面,中方同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等30多个沿线及其他国家签署了产能合作有关文件,把产能合作纳入机制化轨道,和有关国家对接规划和项目,共同为企业间合作穿针引线、铺路架桥。在多边层面,中方积极参与和引领区域、次区域合作,推动发表《中国-东盟产能合作联合声明》、《澜湄国家产能合作联合声明》等重要文件,和有关国家共同谋划产能合作的重点领域和重大项目,加快形成开放包容、多方共赢的合作格局。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沿线国家之间的产业重组及并购交易将日渐活跃。

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并购动能逐步释放

尽管受政策环境及外汇市场等因素影响,2017年中国企业跨境并购总规模有所下滑,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并购呈现逆势增长态势,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完成跨境并购83笔,虽然并购数量较2016年有所下滑,但并购金额高达203亿美元,同比增长33.87%,“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并购动能开始逐步释放。从相对占比来看,2017年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跨境并购占所有跨境并购规模的比重约为13%,较2016年上升近3个百分点。从相对增速来看,2017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并购呈现稳步增长态势,2017年的同比增速较整体跨境并购相比,高出近27个百分点。

3.“一带一路”沿线并购的四大新变化

变化一:计算机电子及医疗健康等新兴行业的跨境并购规模及占比显著提升,呈现出新兴行业与能源行业并重的趋势。

2017年以计算机/电子、医疗健康为代表的新兴行业跨境并购规模显著上升,其中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计算机/电子行业的并购数量达33笔,合计交易金额63.2亿美元,对医疗健康行业的跨境并购数量为6笔,交易金额约12亿美元,分别位居行业排序的第一和第五位。从变化趋势来看,以计算机电子、医疗健康、油气、交运等为代表的行业跨境并购规模呈现显著的上升趋势,而休闲娱乐、食品饮料、餐饮等消费行业并购规模直线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说明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跨境并购已经从并购市场转向并购能源和技术,此种并购导向的变化与在“一带一路”沿线并购区域或重点国家的变化也高度相关。

从整体特征来看,“一带一路”沿线跨境并购呈现出新兴行业与能源行业并重的趋势。计算机电子、化工、能源、医疗健康、油气、交运六大行业占据了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90%以上的并购规模,较2015年以公共事业能源、化工及油气为主的能源行业主导的结构相比,呈现显著的变化。此外,油气、公共事业及能源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其是中东国家的重点资源和产业,一直以来都是跨境并购的重点。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油气合作开始逐步向包括炼化、管道、工程技术服务在内的全产业链合作方向迈进。

变化二:“一带一路”沿线并购区域呈现出从东南亚向中东和印度次大陆转变的趋势,并购重点从市场逐步转向技术和能源。

从区域分布来看,2017年中东、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是“一带一路”沿线跨境并购较为集中的区域,其中对中东地区并购交易数量为11笔,并购规模达94.62亿美元,单笔交易规模较大。从变化趋势来看, 2017年以来,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的跨境并购明显向中东及印度次大陆转移,其中中东地区主要集中在以色列和阿拉伯等国家和地区,前者拥有先进的计算机电子技术,后者具备丰富的能源资源,在很大程度上也说明,我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并购重点已经逐步呈现出从并购市场(消费需求)向并购技术和能源的趋势转变。从国家分布来看,以色列、阿拉伯和印度逐步成为跨境并购的重点国家和区域。

变化三:“一带一路”沿线跨境并购中,人民币逐步成为主要的清算货币。

从并购重组交易的货币结算方式来看,近年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推进,人民币也逐步成为跨境并购交易的主要清算货币,2014年以来以人民币为清算货币的跨境并购交易规模快速增长,2017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并购中以人民币作为清算货币的交易规模占比约为27%,仅次于美元,成为“一带一路”沿线跨境并购交易最重要的清算币种之一,较2015年不足15%的占比相比,显著提升。

变化四:“一带一路”沿线并购的参与机构呈现出由一般股权投资机构向大型股权投资机构和主权基金转变的趋势。

从资金来源结构来看,股权投资机构是跨境并购的重要主体,也是重要的资金来源方。在2015年之前,“一带一路”沿线跨境并购中股权私募机构参与的比例并不高,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社会上逐步形成共识,吸引了一些大型股权私募机构开始投资和关注“一带一路”市场,其中2017年KKR就参与了复星医药对印度格兰德制药 公司74%股权并购案。除此之外,以丝路基金为代表主权基金也加大了对“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截至2017年底,丝路基金投资相关项目17个,涉及总投资额达800多亿美元。

治疗皮肤过敏的秘诀有哪些

不同时期白癜风护理应该怎么做

肾衰竭能活多久沪上专家在线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