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史玉柱回应绿能宝逾期事件彭小峰也欠我钱

发布时间:2021-01-22 03:43:49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滤芯厂家

5月8日晚间,史玉柱微博回应之前“站台”逾期互联网金融平台绿能宝事件,称与该平台母公司SPI(SPI.O)的唯一关系是认购了其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了普通债券,因而自己也是“债主”。史玉柱还表示,已经转告SPI创始人彭小峰,督促其还款。

根据公开信息,绿能宝是阳光动力能源互联网公司(Solar Power Efficiency Internet,SPI)推出的太阳能融资租赁类产品,上线时间为2015年1月。SPI的总部位于上海,官网称其定位是绿色能源解决方案提供商,面向市场提供综合化太阳能投资与应用服务,于美国东部时间2016年1月19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绿能宝最低投资门槛只需1000元,并且能够按月获得租金收益,年化回报收益率为10%。

4月17日,绿能宝官网上一则“重要通知”引发舆论关注。因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致使4月10日起平台提现出现逾期现象,承租人不能按期兑付提现金额,并提出逾期者会在到期30日内得到兑付,也就是说,第一批逾期的人将会在5月10日得到兑付。

史玉柱是怎么跟这个平台扯上关系的呢?

绿能宝在成立之初表示,该平台是巨人集团史玉柱、恒大集团许家印、科瑞基金郑跃文、联合金融蔡朝辉、动向体育陈义红、城市地产王张兴等共同投资的,并与央企新兴集团与中节能集团开展了合作。据当时的新闻,SPI还与巨人网络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动向集团有限公司(03818.HK)达成最终购买协议,向后者定向发行3500万美元的普通股和3500万美元的可转换本票,并配售7000万美元的普通股。

对此,史玉柱在微博中否认了股东一说,仅承认自己是债权人。

“几年前几位长江同学找我说,同班的彭小峰重新创业,大家一起支持他创业。我就答应了并认购一些其SPI公司的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普通债券。也就是说我公司与SPI的唯一关系是SPI欠我们一笔钱,”史玉柱表示,在知道绿能宝出事之后,已经请同学转告彭小峰,“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而彭给史玉柱的答复是:“绿能宝平台是委托融资租赁平台,因电费的国家补贴延迟,造成承租人收款延迟,公司正积极处理,补贴迟早会下来。我们一定优先解决老百姓的钱”。

史玉柱的这位长江商学院的同学来头不小。彭小峰1975年生于江西安福,在商界几经沉浮,包括三次创业经历。

江西外语外贸职业学院大专毕业四年后,1997年,彭小峰带两万元到苏州创业,设立苏州柳新实业有限公司,号称带领苏州柳新实业成为亚洲最大的安全防护用品制造企业之一。

2005年,彭小峰二次创业,创立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顺利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时是中国企业在美国单一发行的最大的一次IPO,于是当年在胡润中国富豪榜上名列第六(当年的身价是400亿元),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百亿富豪”“新能源首富”“光伏枭雄”。

然而2011年开始,美国与欧洲对中国光伏产业进行“双反”,完全依赖国外市场的赛维猝不及防,不得不解聘员工。2014年3月31日,由于彭小峰此前以个人资产为赛维作担保,美国对冲基金Apollo Investment Asia Limited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申请文件,要求彭小峰进入个人破产程序。后来海外债务重组期间,彭小峰辞去赛维董事长职务,但2016年赛维进行国内业务破产重组的时候,彭小峰还是参与了。

目前绿能宝债务有多少尚不可知,但根据2015年绿能宝融资时放出的消息,SPI还找几个大银行,如苏州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授信100多亿元。

从SPI上市之初到现在,股价一路从最高点17.29元滑落到最低0.34美元。而最低价出现在曝出逾期消息的4月17日,当日股价暴跌95%。美东时间5.8日,绿能宝收盘于0.64美元,上涨11.34%。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收到纳斯达克警示后,SPI承诺于3月发布半年报,但目前仍未披露。

另据北京商报报道,在绿能宝投资者维权群里,投资人仍在等待绿能宝的进一步行动。有投资人表示,按照T+30日的兑付方案,首批兑付的日期为5月10日。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绿能宝的融资租赁模式多次被质疑涉嫌自融。据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此前的投资测评与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底,绿能宝平台共上线542个项目(不含2笔信息不明的项目),其中承租人为绿能宝关联公司的项目有408个。

此前,绿能宝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属于商务部监管,在商务部的条款中允许关联交易。分析人士指出,绿能宝平台的属性尚处于模糊地带。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介绍,目前融资租赁实际上执行的是三套监管规则,金融租赁归银监会监管,融资租赁又分内资和外资,分别适用不同的监管规则。他指出,这样的监管模式容易产生监管套利,建议适时推动监管规则的整合与统一。

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另一家主打新能源产品的平台也陷入逾期。5月4日,航金所公告称,确认项目融资方资金链难以再续,新能宝产品(含国美、益阳项目)取消锁定期和开放期,持有人的本金+租金收益将在180天内逐步还清,在此之前,投资用户不能自行赎回。

对于逾期原因,航金所疑似甩锅绿能宝。该平台的公告称,“近期,我司平台新型‘互联网+租赁’产品‘新能宝’受某平台的逾期冲击,导致项目融资方资金链难以再续”。该平台网站信息显示,其专注于以太阳能为核心业务的新能源产业,主打“互联网+新能源+金融”的经营模式。

此外,针对融资租赁行业,商务部定于5月2日-6月30日组织各地开展融资租赁行业风险排查工作,并重点盯紧融资租赁公司旗下从事互联网金融、融资担保、商业保理、典当等业务的关联公司有没有自融、虚构融资项目进行融资等违规行为。

亚瑟神剑

缪斯余音下载

9g彩票

君彩精巧笔